共享经济大潮研究:共享单车/汽车/充电宝

xxx

共享电动车这阵风,在印度刮起来了

电动车的流行被认为是印度两轮车共享市场的拐点。Okinawa(位于古尔冈的电动车生产商)创始人兼总经理 Jeetender Sharma 称,其公司正在为德里运输公司和全国各地的共享出行初创公司开发电动车车队。

Bounce 联合创始人Viv ekananda 也表示,公司正与国内外企业合作,以更快地扩张其电动车车队。电动车性价比更高,运营更简单,骑行体验也更流畅。

21天深陷26起案件,ofo全线溃败

IT之家1月22日消息 据财经网报道,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从2019年1月1日至1月21日,ofo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高达26件,执行标的总额达1.41亿元。其中最大的单笔标的高达8100万,目前尚未确定这些案件的起诉方和起诉原由。

去年3月,戴威还曾身价超过35亿,荣登胡润富豪榜,一年不到,27岁的戴威就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北京海淀区法院正式列入“老赖”名单。如今,和戴威一起创业的4名好友,有两位联合创始人已经悄然退出了子公司股东行列。

途歌总部:员工讨薪!共享汽车为啥“江湖告急”?

这是上个月途歌总部现场用户退押金的情形。然而,当近日记者再次前往这个办公室时,却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人办公或退押金,只剩下前来讨薪的员工。打开途歌APP,也发现已经无车可用。在北京的一处路边,记者找到了几辆还印着途歌标识的汽车,却发现在卖的途歌汽车有100多台,购买途歌汽车的车主刚刚办完手续。

其实,途歌的失利在行业内并不是个案。2017年起,先后有友友用车、EZZY等共享汽车企业陆续倒闭,而很多用户的押金问题也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ofo的押金为什么退不出来?它到底去了哪里?

那么这笔本该被监管的用户押金,到底去哪里了呢?昨天在央视的报导中,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表示,押金被挪用了。因为ofo这笔钱并没有真正被专业机构监管,完全是自己做主在使用的,怎么用,用到哪里,ofo说了算,自然就会有风险了。

我们知道之前ofo为了让用户安心,和中信银行达成战略合作,说要把押金进行托管,让用户更放心。但实际上,后面ofo并没有真正的将押金托管给中信银行,并且也没有托管给其他银行,而是由自己进行保管着,自然就会有既是裁判又是动作员的嫌疑了。

哈啰出行成共享单车里的最后大赢家 野心更大的它能圆出行生态美梦吗?

虽说现在ofo还未彻底被淘汰,但除非它能再次获得巨头的收购或者投资,不然它出局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再次获得资本垂青也许还是要它看自己能否创造奇迹。就目前的格局来看,哈啰出行在共享单车领域拥有的话语权增大,这也让它的野心更大,将目光放在了出行生态上。由两轮模式探索向四轮模式共同发展的道路,这对于哈啰出……

野心更大的哈啰趁机推顺风车业务抢市场 但风起云涌的出行领域存太多不确定因素

共享充电宝“街电”接入微信支付分 550分以上可免99元押金

去年11月,“微信支付分”曝光并开始灰度测试。部分广东用户在使用“小电充电”共享充电宝时可开通“微信支付分”,分值550分以上就能免去99元的押金。

而现在,又一款共享充电宝接入微信支付分,条件也一样,只要分值在550分以上就能免去99元的押金。目前已在大连、汉中等城市开通测试,未来还将扩展到更多城市。

哈啰单车:日骑行量比ofo和摩拜加起来还多

在被问及哈啰单车是如何避免像同行那样出现资金问题时,李开逐称共享单车行业这两年发展很迅速,同行没有认识到基本的商业规则,所以造成过多的投放,这是资源的浪费。

李开逐称最终哈啰单车也会走向IPO,但目前还没有确定的时间,不过届时市值也会比现在高很多,有可能达到上百亿美元。

去年9月,哈罗单车正式升级为哈啰出行,“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与公众沟通交流,当时官方透露哈罗单车的注册用户已经达到2亿,日订单量为2000万,而相比之下,ofo官方称有2.5亿用户,日订单量峰值为3200万。

共享汽车领域进入中场,这家行业巨头未来将这样做

但是随着国内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人们亟需多样的出行方式,又让共享出行领域蕴藏着巨大商机,一方是市场端想要享受“低价高质”的服务,一方则因为难寻盈利模式而苦恼,双方互相矛盾的出发点让共享出行进入了中场。

在共享出行领域,汽车分时租赁一直被看做目前最难快速看到收益的板块,它补齐了大城市中公共交通和出租车中的市场空白,这一细分领域的用户对于价格和品质出行有着敏感的需求,喜欢自驾出行且目的地固定,他们一旦形成消费习惯便会成为高粘度用户群体,这也致使上汽集团环球车享公司早早的加入了这场“战役之中”。

文章版权联系contact@induta.com
End